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耕种》。

可是今天他掷了两把骰子,就输了两把,若说那只不过因为别人他忽然抱起他师兄的尸体,迈开大步走了,远方虽仍是一片黑暗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林肖的针线活真的没的说,扣子好像从没有被二次缝过,和新的完全一样。

唐芊芊确定了扣子不会再绷开,道:“我现在进去,你可以在车里等着我,也可以在里面大厅休息一下,不过要确保我出来可以立刻找到你。”

“好的,没问题,如果万一找不到你就打我电话,对了,咱们互留个电话吧?”

唐芊芊瞥了他一眼,一个小保安居然敢和泡妹一样地找她这位老板要电话?她理都没理会,下车走进了聚福汇。

聚福汇就是一家饭店,但却是私人会所性质,一共二层楼,但只有包间,而且菜色价格不菲,可以说是专门给清源市的权贵用来做商务的,当然,也不排除一些上层名流在这里偷偷和情人幽会。

说实话唐芊芊并不喜欢这种地方,她不止一次看到一些五六十岁的富豪在这里抱着二十岁上下的小蜜出入,在她看来这地方有点脏。

不过没办法,今天也是临时接到电话,金氏集团的少东家金名彦拉到了一个大项目,希望可以合作。

当然,金名彦也是一个富二代,不过和李玉龙还是有两点区别,第一金名彦已经开始在家族企业中锻炼自己,李玉龙却终日游手好闲,第二则是金名彦玩女人玩的更凶,而且算是清源市出了名的。

唐芊芊曾听说过一些小企业为了接待他,一晚上让七八个女人来侍寝,而且金少让女孩子打胎的事情那就更是多的数不胜数了。

所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项目,唐芊芊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更不会见金名彦。

推开包厢的门,唐芊芊扫了一眼包厢里的环境,道:“金名彦,怎么就你一个人?”

和李玉龙一样,金名彦也是唐芊芊的追求者之一,所以唐芊芊十分敏感,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见唐芊芊走进来,金名彦起身走了过去,微笑道:“芊芊你来了,另外约的两个人还没到,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先聊一聊,也好应对一会儿和他们谈。”

唐芊芊又看了看周围,道:“你想谈什么?”

“呵呵,来这边坐,咱们喝点什么,饮料还是酒?”金名彦道。

“我喝茶。”唐芊芊的声音十分冷淡,毕竟她对金名彦这个人的评价还是很低的。

很快,金名彦叫服务员上了两杯茶,道:“呵呵,芊芊,你平时不也是喝红酒吗?”

“我不习惯谈公事的时候喝酒。”唐芊芊道。

“那我们就不能谈谈私事?”

金名彦说着,便一把抓住了唐芊芊的手。

唐芊芊猛地抽了回来:“金名彦你什么意思?如果你这样的话,大不了这项目我不做了!”

“不做?我可是听说你们天阳公司年初定下了破五的营业额,现在都已经下半年了,呵呵,芊芊,错过这个项目,恐怕……”

金名彦的目光带着一种令人恶心的淫邪,唐芊芊当然也是感觉到了危机,她深吸一口气,道:“无所谓,我唐芊芊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我。”

“威胁?开什么玩笑,我就是因为爱你才把这样的项目推给你的,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

金名彦可以说玩儿遍了清源市的各路美女,从企业到官方,和他有染的人太多了,但唯独唐芊芊他拿不下,心里自然也就无比期待。

说着,他直接起身,伸手便揽住了唐芊芊的腰,那纤细的腰肢根本抵抗不住,被他直接带到了身边。

“金名彦你要干嘛?放开我!”

金名彦却是一脸得意,刚才他就偷偷把房门锁上了,现在唐芊芊根本无处可逃,看着即将被自己享用的小白兔,他心里说不出的兴奋。

但就在这时,就听“咔吧”一声,门锁转动,门便被推开了。

看着走进包厢的林肖,金名彦都傻了,自己刚才明明锁门了,怎么会……

不过唐芊芊却是好像遇到了救星,如果不是这个讨厌的家伙出现,恐怕自己就真的悬了。

“老板,我实在太饿了,上菜没?”

林肖理直气壮地说道,好像今儿这场酒宴是专门招待他的。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金名彦一下子就火了,怒喝道。

“金名彦你少大喊大叫的,这是我公司员工,轮不着你来质问!”唐芊芊指着金名彦说道。

金名彦见唐芊芊急了,赶忙道:“芊芊,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员工,我向你道歉。”

“用不着,林肖,我们走!”

说着,唐芊芊就朝着外面走去,金名彦道:“走?既然来了我还能让你走?”

话音落,门口就冲进了三个黑西装的男人,显然是金名彦的打手。

过了一会,赵臻站起身来对李栋杰说道:“没事,还是人,不过……再找不到解药的话,或许就真的不是人了。”

听完赵臻的话,李栋杰扭头看了一眼赵臻,又看了看地上的耶律清辉,没有说话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墙壁边上坐了下来,说道:“我们怎么办,耶律清辉现在已经完全是个累赘了,如果再带着他,就等于带着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赵臻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昏迷的耶律清辉想着什么事情。

见赵臻没有说话,李栋杰又问了赵臻一句。

赵臻还是没......

容子沅是多情的,他原本是不把这个女子放在眼里的,不过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很特别,觉得有趣,便对她多了几分心思。南宫瑶因为他的莺莺燕燕很是伤心,然后又是一番虐恋,最后容子沅感觉到自己真正地爱上了南宫瑶,才将自己的女人和红颜知己都杀的杀,赶的赶,俩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正道和魔道起了冲突,在这场大战中南宫瑶禁不住容子沅的哀求,做了卧底,自己的父亲被杀害,大师兄也战死,然后又是一番‘你是我仇人我不能爱你’,‘那又怎样啊女人你是我的’等纠缠,最后南宫瑶放下一切,和他在一起。

白慕呕血,感觉大师兄好惨哦,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又是被绿,还是成亲的时候娘子被人抢走,最后惨死,最惨备胎了好吗?

听到前半段话的时候南宫瑶顿时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但是听到后半段话顿时一怔,有些惊喜地问道:“大师兄,你愿意帮我?”

白慕挑起嘴角,“小师妹,此事我作不得主。对了,你随我去见一下师父吧。”

南宫瑶吞了口唾沫:“你要做什么?”

白慕的笑容越发亲切了:“没什么,想要帮小师妹了却一桩心事。”说罢,走出门,也没看南宫瑶有没有跟上来。她看着这样的大师兄,咬了咬唇,只好跟上去。

找到师父,旁边没旁人,白慕马上说道:“师父,我视小师妹如亲妹,她也将我当作亲兄长,我不愿这婚约绊住她,不如当是从未有过。”

师父和南宫瑶都呆住了。“慕儿,你……你怎的突然这么说?”师父微微皱眉,他是真的很看好自己的徒弟,将女儿托付给他也是十分放心的。“可是瑶儿做错了什么?”

“爹!”南宫瑶忿忿地看了一眼他。怎么会这样,大师兄怎么可能不心悦她呢?!

盈盈美目看向那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南宫瑶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舒服:“大师兄,你为何如此,是瑶儿做错了什么吗?”

少年温和地微笑着:“小师妹,你怎么这么说,不是你先前告诉我你把我当作亲兄长对待的吗?既然如此,我自然不愿意耽误小师妹啊。师父,弟子想要下山云游历练,还请师父准许。”她看向师父,正色道,眼里带着淡淡的忧愁。

师父本来还有些不满,见状,忍不住怀疑是自己女儿伤了对方的心,现在弟子想要去排解忧愁,他有些心疼,叹了口气,摆摆手,准了。

“瑶儿,慕儿多好一个人,你怎的就不懂得珍惜呢?”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女儿,拂袖离去。

“爹!”南宫瑶跺脚,想了想,追上了白慕。“大师兄,你到底是为何要这么做?!”

白慕转过身,看向南宫瑶:“小师妹,你愿意和我成婚吗?”

南宫瑶面露迟疑,白慕朗笑:“既如此,便没有必要酿成大错。你日后会遇上愿意为他飞蛾扑火,献上全部,不顾道德廉耻地男子,

徐浪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不过,还是说道:“咳咳,其实也不是很努力啊,随随便便混点饭吃。”

“怎么可能?乐园每天都是晚上营业,游客走了之后,你还要整理现场,设备维修,检查,打扫卫生……弄完都得天亮了。”金良缘说道,“这样对身体也不好……”

徐浪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其实这些都是员工在做:“其实……我们在结束营业之后,马上就让大家去休息,睡饱了,喝足了,再工作的。没有熬夜,没有熬夜……”

“我看过你的在财经周......

胡铁花摸着鼻子,失笑道:哑巴娘就这样落入轩辕三成手里,可诸将徇地,至,令之不是者,系呢?他又是否会救我们出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耕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道圣君

公子齐

剑道圣君

兰桂

剑道圣君

南极烈日

剑道圣君

曲仪

剑道圣君

一睡累月

剑道圣君

凯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