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们跟我过来。”高帽子也没细问,就带他们走进了厨房。“来吧,干活吧。”

“嗯???干活???我们是来吃晚饭的呀。”陈岛圆子不解地问道。

“呵!吃饭不想干活,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干活就没有东西吃!”高帽子根本不给他们辩解的余地:“先去干活,再来吃饭。”

你们两个,高帽子指了指克里和陈岛圆子,又指了指厨房外面一堆菜,“土豆去皮,切丝。蚕豆剥一下,青菜洗一下,这总会吧。”

然后不由分说,直接拖着裂空这个大个子往远处走:“你个子大,力气大,帮我去搬货,这周的配给到了。还呆在原地干什么?动起来啊!”

安排得甚是熟练,这高帽子厨师段位应该不低,起码是个小头头。留着一把大胡子五大三粗的都是疙瘩肉,不是戴厨师帽,肯定会当作什么街头混混。

高帽子走了后,陈岛圆子一脸郁闷,在家可从来没有在厨房打过杂:“喂,你,会不会去皮?”

“我叫克里不叫你,你好坏也该记住我叫什么了吧,小妞。”

话一出口便隐约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报告陈岛大人,我不会去皮。”克里如实的回答道。

“那你会什么?你平时在家不做饭什么的?”陈岛圆子显然也不想晚上饿肚子,该干的活还是得干的。

“报告陈岛大人,我不会做饭,我什么都不会!”克里如实地回答道。毕竟再怎么样,家里烧饭的佣人还是请得起的。

“噗,你什么都不会,不是和我一样嘛。”一直冰冷着脸的陈岛圆子突然笑了出来。没想到学校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既不是贵族,也不是平民。

自己原来不是孤独一人。想到这里,这一天因为担惊受怕而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了,开始大笑。

“你家到底干什么的?那天我看长老好像话里有话……”克里虽然不明白她在笑什么,有点小迷茫,但是还是问了困惑他很久的问题。

岛田家是谁,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长老会认识他。

“我姓陈,不是姓陈岛,叫岛圆子。”她开始解释道:“其实我爸是……算是……公司老板吧,我妈姓陈,我爸从岛区来的,后来……后来……”

她似乎有许多难言之隐,但是思索了很久,还是说:“后来他走了,我妈就让我跟她姓。”

“你妈……姓陈?那个陈家?”

“嗯,那个陈家。”

一说起陈家,那大家可是知道的。虽然不是贵族,但这陈家的地位可不低。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力是法师,那么能和法师过上几招,取其性命的职业,只有猎魔人——一种以传承猎杀魔法师技巧为主的职业。

而陈家,就是王国著名的猎魔人家族。

那么说起来,有其母必有其女,克里心里想着,难怪动不动就动刀动枪的。

“那你爸为什么走?”克里还是想刨根问底打探一番。

“我爸和他的家族,他的家族。”陈岛圆子有点犹豫:“反正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只能走了。”

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了,克里隐约好像知道点什么,也没细想,总觉得问得多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踢飞,赶快扯开话题:“这样,陈大小姐,你用刀比较熟练,你去切土豆,我来洗菜。我们就这样分工吧,效率一点。”

两人忙活了起来,倒也颇为快乐,劳动使人快乐。

一会的功夫,高帽子厨子回到了食堂后边,没想到傻大个搬东西,力气还挺大的,别人扛一箱,他能抗三箱,一会会功夫就忙完了。

等会一定给他加个鸡腿,高帽子乐呵呵地看了眼忙碌的洗菜切菜两人组。

这不看没什么,一看吓一跳。

去皮切土豆丝的那位小姐,把整个土豆用6刀,切去6个半圆形,就留了中间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其他的全都丢到垃圾桶。

至于切丝的活儿倒是不错。

而洗菜的这位则更是过份,外面的菜叶全都被大把地拔掉,就留下些菜心,一筐青菜,能洗出了两筐菜皮。

“你们是不是想死?让你们干点活,你们要浪费多少粮食?”高帽子显然是心生不满。

“你让我们这么干的啊。”克里显然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外面的叶子都烂巴巴的,不去掉能吃?

“我让你们干的?我让你洗个菜,你就留个菜心,你家吃菜只吃菜心的吗?”

“是的啊,外面菜叶都软了也能吃吗?”克里抬头看他,不解地问道。

…………

“你们是来干活的,还是来砸场子的,你们有没有一点作为厨师的尊严,吾册那。”高帽子操起一个平底锅就拍了过去。

克里看到平底锅,就全身一颤,汗毛全都竖起来了,下午的遭遇让他知道这个平底锅砸人有多厉害,立刻一个箭步,退到了陈岛圆子的背后。

陈岛圆子没想到这一下会照着自己过来,虽然短刀没有在身边,但是边上的菜刀拿起来总比没有的好,两手握刀,一刀迎了上去,当的一声火光四溅,虎口一麻,菜刀险些飞了出去。

定睛一看,这菜刀已经豁开一个大口子,是下了狠手。

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锅又马上拍了过来。这一交锋便感觉到这一锅子的力量非同小可,怕自己是招架不住,顺势向左侧身扭腰,利用菜刀的侧面强行将锅子的力借向了左侧。

高帽子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会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封峂摇了摇头。

“那就是得到了其他联盟的认可罗?”西杰联盟的那人继续问道。

“如何认可?”胖子说道。

“自然是要拥有特殊的技能,开创出自己的一片产业,才能得到其他联盟的认可!”那人冷冷的说道。

“我们自己的事情关你们屁事!”七夜自带严肃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在七夜眼中,你们三十人和一个人是一个效果,他并不会因为你人多、强大就会退缩,要知道,当时在青南城招生大会的团战上,一百多人围攻他们三人,他可不管那些,独自一人一枪,独挑那一百多人,还瞬间击晕五人,这是天生的气质,杀手的气质。在他眼里,你挑战,我接招,就这么简单。

“好狂妄啊!”来人里面一道声音传出。

“既然你们如此不按规矩行事,那就休怪我们无理了。我们西杰联盟向你们发出挑战。三日后在广场,五对五团战,你们输了,蚂蚁联盟从此不再出现在学院,你们要是赢了我们就认可你们。”那人见七夜如此无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说道。

“好!”杨啸天应答道,迟早得要有这么一战,要不然是无法向学院证明蚂蚁联盟的存在。

七夜眼神看了一眼杨啸天,他并不是害怕战斗,而是压根就不想理这些宵小之辈。

“呵呵呵,很好!”西杰联盟那人冷哼道。

“凡之兄,我丹药联盟还想灭一灭他们的嚣张气焰呢!”丹药联盟盟主白羽笑着说道。

“那就三日后,一起来!”杨啸天果断的说道,这是一种霸气,更是一种自信。

“好好好。。。”丹药联盟盟主白羽前仰后合的笑起来,就跟过年似得。

“不自量力!”西杰联盟那人扔下一句,就和白羽一起带着众人离开了竹林。

众人都离开后,封峂有些生气的说道:“阿天,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他们的挑战呢?”

“是啊!现在的我们拿什么与他们抗衡。”胖子站在封峂一边,也有些责备。

“我同意啸天!迟早有一战。”七夜淡淡的说道。

“阿姐!如果我们不接受挑战,我们蚂蚁联盟永远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类似于一个宿舍名字,只有光明正大的打败他们,我们才可以堂堂正正的佩戴蚂蚁胸章,而且才能得到大家的尊重。另外,我们也不是毫无胜算,我料定他们指派的五人境界绝对不会高出我们很多,要不然不是明摆着让人笑话,以老压新吗!”杨啸天先是分析了这次战斗的必要性,接着说出了比赛的胜率。

“凡之,是易之的哥哥,同样是谷云长老的亲传弟子。”大山思索了片刻说道。毕竟他可是帝都玄月城叶家之人,凡之易之兄弟是玄月城袁家家族后辈的佼佼者,虽说家族不大,但这袁家和叶家都在城南,相隔并不远,所以大山才会知道。

众人都露出错愕的目光,除了七夜,刚才大家都听到丹药联盟盟主白羽说的凡之兄,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凡之竟然会是因为自己而被废了修为,赶出学院的易之的兄弟,难怪他会带头来闹事。

凡之是谷云的亲传弟子,又戴着西杰联盟的胸章,莫非。杨啸天的头脑在飞速的运行着。说道:“恐怕这西杰也是谷云的亲传弟子!”

胖子脸色露出震惊,这么重要的信息自己都没有听说过。要是这样就麻烦了。担忧的说道:“我听说三年前魂气塔是由以前学院的一个联盟所拥有,西杰一个新生,一年提升了四级,一日,他一人凭借着魂长境五级的魂力挑战了那个联盟所有二年级以下的人,里面可不乏有魂长境七级八级之人啊!因手段凶狠毒辣,很多和他交手的要么重伤,要么成为废物,后来那个联盟四年级学生都从外历练归来,扬言要灭了西杰,因为天赋出众,后来还是学院出面,摆平此事,后来因为四年级学生常年在外,就这样魂力塔归了西杰管理。”

“一年提升四级,跨越三级挑战,一人挑整个联盟。”封峂仔细的听着,倒吸一口凉气。震惊的说道,这哪一样不是妖孽的表现。

“是他们向我们发起的挑战,必须干!”杨啸天坚定的说道,然后平举着拳头。

“干。”七夜也平举拳头,碰到杨啸天的拳头,简洁明了的说道。

“啸天说得对,别人挑战我们,我们不接受的话,咱们蚂蚁联盟永远无抬头之日。”大山也说道,然后笑着平举起拳头。

“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封峂见大山这样说,仿佛又看到在迷雾森林中不畏生死,坚定站出来的伟大形象,也受感染的笑着说道,再平举起拳头,和大家的碰在一起。

“还说啥呀!干吧!”胖子也笑着平举起拳头。

“干干干!”众人在封峂的带领下,平举拳头,齐呼了三声。

既然统一了意志,五人分别来到房间开始修炼,为三日后的团战做好准备,杨啸天则继续修炼着长剑击空的第一招剑鸣。

很快,蚂蚁联盟接受西杰联盟和丹药联盟挑战的事情,不胫而走,一下子传遍了全学院,传的是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但大部分都是说不自量力,初生牛犊不怕虎,刚来学院的新生就想创办联盟,以为人人都是西杰呀!那妖孽的天赋不是谁都有的,更何况人西杰也是在学期末的时候才创办的。

这其中就有谷云长老,其实是凡之过来向他汇报的,他叮嘱了几句,无非就是严格筛选团战人员,另外不要落下把柄,避免重复他弟弟易之的覆辙。说完,只见他原本奸瘦脸咧的像个瓢,大声笑了起来,一道瘆人的声音传出。

(四)夜深,更深,每一个院子里你放心,我们自然都有东西送给你

旋即,他将卷轴还给青年,提着毛笔,翻了翻空中悬浮的本子,翻到他之前加上名字的那一页,确认道:“你叫沈问丘是吧?”

青年看不到老人打开的卷轴里有什么,其他人也看不到,只是他对于老人接过卷轴后的一系列神情变化感到很困惑,但他也不敢多问,因为之前自己问问题之时,被打过,被嘲笑过,所以他怕闹出乌龙来,或者惹恼了老人,因此不敢多问。

他只是从老人手中接回卷轴,对于老人的问话点点头,恭敬道:“是,晚辈叫沈问丘。”

得到沈问丘的回应,老人神情专注在本子上写下了“黑色卷轴”四个字,继而满意的点点头,特意交代道:“年轻人,你很不错,但不要着急打开卷轴,卷轴之中的内容宝贵,都是宗门机密,可不要随便给人看到,只能自己观看,到了我安排的地方再打开看。”

沈问丘恭敬应承。

随即,老人又帮其他的少年少女们相继记录好了卷轴,并留下自己的气息以做上记号。

做完这一切,老人将本子收起,再看向少年少女们道:“好了,跟我走吧!”

老人话音落下,便如同来时一般朝着天井上空走去,其他少年跟上,老人跺了跺脚,再度出现已经是在地上。

几人相继走出传功阁,走向外面又继续往山上的路走去,到了内门弟子修炼的地方。

又是一座宫殿前,只是这座宫殿不太一样,朱漆大门上方匾额上写着的竟是“闭关养心殿”,这名字可真是,绝。闭关就闭关,还养心?

跨过闭关养心殿高高的门槛便进入了又一座大厅,大厅内有座柜台,柜台后的墙壁是块大灰板,板上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小令牌。

此时,正有几位年轻人给来往之人坐登记工作,而旁边有一老人百无聊赖的玩着黑色小令牌用以打发时间,带着少年进来的老人走向柜台,对着柜台旁的老人道:“韩长老,麻烦你给拿十九个修炼石室的房间牌号给他们,时间设定就在一个月。”

手中玩弄令牌的韩老头看了看老人身后的少年少女们,转身从大大的灰板上取下十九块黑色小令牌,注入一股灵力,同时,笑着开口问道:“老李,今年怎么这么多苗子?”

老人也微笑着道:“小家伙们运气好,都拿到了点东西,不过,运气是不是真的好也还得看这一个月不是?”

“那倒也是。不过,看他们年轻模样,个个朝气蓬勃的,应该都是有些天赋的家伙……”

“……”

“你忙,我先带他们去石室,那就不打扰你了。”

“慢走。”

韩长老和老人寒暄几句,便就各自忙去,姓韩的老人继续坐在柜台旁,百无聊赖,消磨时间。姓李的老人则带着少年少女们绕过大厅,绕过长廊,九曲十八弯,而廊道对侧各处都是石室,各间石室都是紧闭着的青石板石门。

让沈问丘感到好奇的是这座占地极大的宫殿竟然是用石头造就的石室,这样需要耗费的工程那得有多大?然而,沈问丘不知道的是,这座宫殿虽然只有一层,但是石室却有近一千间,一千间的工程那又得多大多好的石头才能造就这种封闭性极强的石室。

七绕八拐后,老人带着少年少女们一路前行后停在了一间石室旁,继而他拿出两个小瓶子,一个小青花瓶,一个小白瓷瓶,看向少年少女们道:“这是化清丹和压食丹,它们能保证你们一个月呆在里面不进不出不吃不喝,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呆在这小房间里有没有吃的,能不能方便什么的。”

化清丹,可以减少人类产生排泄物;压食丹,其作用和压缩饼干差不多;但这两者同时也会造成极大的副作用,时效过后便会产生。

化清丹的副作用,足以让这些少年们在茅房蹲上一天一夜,严重点的也有可能蹲上三天三夜,而压食丹的副作用却造成了他们肚子饥饿,得吃上比平时饭量的三四天食量才能勉强平息这股饥饿感。

只是老人故意没有提起,因为他认为这和他们接下来的修炼无关,当然,既然是违背人性的取巧,那承担一点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应该的。

如果,没有副作用,那不是谁都抢着服用?此时,少年少女服用这丹药也是迫不得已,不过,这种闭关良药,多少人想要都没有,他们得知足了。

只是老人一想到少年少女们出来之时,去茅房和吃饭那狼狈样,一边拉一边吃,一边吃一边拉,自己拉自己吃,自己吃自己拉,可真的是……哎呀,妈呀!真香,哈哈哈。

出身小地方的少年少女们见识不广,并不知道这其中副作用,看着老人忍俊不禁的模样,都是一脸的困惑,不明所以然。

“好了,每个人都过来,到柳烟云的丑态!”

...

...

演出开始前,半小时。

天云体育场内,已经涌入了一万多观众。

全国各地李幂粉丝会,都齐聚于天云体育场。

他们手中举着各色的灯牌和应援棒,怀着激动的心情入场。

今夜的云城,只有一个主角。

那就是,李幂!

随着暖场音乐响起,场馆内,更是迎来了第一次热潮。

粉丝们有节奏的呼唤着李幂的名字,正如他们往常所做的一样。

后台,李幂还在不断的尝试着找回最佳状态。

只可惜,几次开嗓的结果,也都未达到李幂的心理底线。

眼见李幂露出了焦急的神情,林洛却和声说道:

“不慌,对于你来说,起码还有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可以用来调整。”

“可是...”

“怎么,对于你自己的实力,你竟然已经疑惑到这种程度了吗?”

林洛此言一出,李幂心中那团火焰瞬间被再度点燃。

是啊,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轻言放弃,或是降低了对自己的标准。

最后,伤害的只有自己的自尊心,还有粉丝们的期待而已。

“谢谢你林洛,如果没有你的话...”

“呵,好了,感谢的话还是等你圆满完成演唱会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找回感觉,变回那个光芒四射的大明星!”

李幂闻言莞尔一笑,是啊,以自己的实力,怎么会处理不好这些小场面呢!

见李幂已经恢复了自信,林洛也暂时离开了后台。

接下来,将迎来自己与张广来的终极博弈。

此次,必须要诱导张广来倾巢而出,让他亮出所有的底牌,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再给他最致命的一击。

如此一来,才能够彻底将其击倒,让他彻底退出云城舞台。

...

...

随着乐手奏响音乐。

整个天云体育场,都是李幂粉丝在大呼“幂幂”的声音。

而此刻,张广来也来到了天云体育场内。

他要做的,并非是追星。

而是要亲眼见证柳烟云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迅速坠落。

正如张广来所料,在粉丝的欢呼中,李幂并没有现身。

不过,代替她出场的,则是大明星汉文。

张广来见状眉头一皱,看来,李幂这是想要拖延时间。

自己,怎么会让她这种小伎俩得逞。

“前排的人注意,开始行动!”

随着张广来一声令下。

张家潜伏在天云体育场内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开始行动了起来。

前排数十个假粉丝,已经开始带起了节奏。

“下去,我们要看李幂!”

“老妖怪,快滚下去,谁要看你啊!”

一片不和谐的声音,瞬间影响到了前排观众。

眼见前排已经开始骚乱,看台上的大量张家假粉,也都开始行动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天云体育场内,乱成了一团。

不过,台上的汉文不愧是娱乐圈大前辈,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带起节奏之后,台下已经明显的响起了“骗子”,“退票”的声音。

张广来在看台的最后方,居高临下,一副整个天云体育场尽在掌握的模样。

“哼,小娘儿们,想要跟我斗,你还嫩的很啊。”

张广来轻哼一声,自语道。

“哦?好大的口气啊!那我来跟你斗,又如何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张广来身侧。

张广来猛的侧目看去,来人正是林洛!

“哈哈哈哈,我还正愁找不到你呢林洛。刚好,你听听看,现场的声音,震撼吗?”

林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却看不出有丝毫惊惶。

“唔,这声音,比我想象中还要小了不少。看来你们张家的实力也就这样了,本以为,你们怎么也得混进来大几千人,看眼下这样子,怕是两千人就已经封顶了吧。”

林洛戏谑的模样,差点让张广来当场破防。

他不明白,为何到了这个时候,林洛还能够笑得出来。

今夜,李幂明明就已经不能登台。

粉丝集体爆发,也是早晚的事情。

可林洛却还是一副这么欠揍的表情,实在是让张广来恨得牙根痒痒。

“哼,林洛,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明天一早,张氏集团就会继续对冲你们乘云集团,资金量,啧啧,可是有两个亿之多啊。”

看着张广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林洛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叹了口气,说道:

“等等看吧,反击,现在才正要开始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我该拿你怎么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色光影

行道迟

九色光影

晓露清芙

九色光影

风识

九色光影

生物碎屑灰岩

九色光影

小五小五

九色光影

柚子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