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内门弟子考核提前了》。

文人与世俗的距离永远太大,反差太大。在海子焚烧诗集的熊熊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想,大师大多在时间上离我们遥远,如果没有

米雪儿之后没多久,夏洛伸手,掌中星能延伸,在雨幕中将一枚晶片接引而出,面带微笑。

  灰白夜眉头紧皱,眼中闪过寒芒。

  雨幕深处,沧桑双目扫过米雪儿和夏洛,露出一丝赞赏,“星能是一切修炼的基础,同样的战技,星能不同,威力天差地别,平庸者重量,强者重质,能在三天内将星能实质化,尽管曾经注重这方面修炼也不容易,算是天才,下一步万变之境,达到者可称之为--奇才”。

  又过去一天,灰白夜突然睁眼,一手抓向雨幕,很霸道的撕开雨幕,取出一枚晶片,目光傲然。

  几乎在同一时间,露露也取到了晶片,挑衅似的瞪了眼灰白夜。

  灰白夜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不喜,外宇宙的蝼蚁凭什么跟他对视。

  露露就是看不惯白夜一族,对着灰白夜竖了竖拳头。

  灰白夜眼睛眯起,“女人,你想找死”。

  露露嗤笑,“区区白夜一族”。

  灰白夜目光一惊,“你是谁?”。

  “露露梅比斯”露露傲然。

  灰白夜惊讶,不再言语,梅比斯一族的恐怖他知道。

  米雪儿他们得到了四份礼物,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依然站在雨中,望着雨景,这个地方,很神奇,能洗涤心灵。

  陆隐一直透过天星功对星能进行梳理,同时看着雨景,他模仿雨滴,妄图将星能液化,但失败了,也想过将星能雾化,同样失败,不管是液体还是雾气,都已经超脱寻常力量的范畴,力量无形,将之变为有形就是超脱。

  等等,陆隐突然想起了什么,自己修炼的是天星功,原理是模仿星辰运转,而星辰是哪里来的?就是星能形成的,那,就是实质,陆隐懊恼,太笨了,居然没想到星辰,自己从一开始修炼的就是实质化的星能。

  陆隐睁眼,探手向前方抓去,掌中,一颗星辰撕开雨幕,他看到了第五枚晶片,刚要拿到,陡然间,凌厉气劲袭来,化作剑,一柄,两柄,三柄,三柄剑形成品字形凌空刺出。

  陆隐掌中星辰爆发,与三柄剑对轰,事发突然,他只模拟了一颗星辰,根本无法阻挡三柄剑形成的压迫,立刻收回手,而最后那枚晶片被一个男子拿在手中,正是万剑山的男子赵逸龙。

  陆隐看向赵逸龙,赵逸龙却不在意他,而是打量着晶片。

  “朋友,突然出手,不太地道”陆隐冷声道。

  赵逸龙瞥了他一眼,“你可以来抢”。

  陆隐目光一凛就要出手,这时,一道阴影越过众人,降落在青石平台最北面的高地上。

  所有人看去。

  那是一个男子,背对着众人,澎湃星能化作实质突然横扫而过,让众人惊讶,这是--极境。

  场面寂静无声。

  背对众人的男子身形潇洒,头发略长,在雨幕中飘动,颇有股高人风范。

  男子缓缓转身,边转身边说,“恭喜各位学弟学”,说到这里,男子眨了眨眼,愣愣看着众人,“那个,请问,通过考核的学生在哪?”。

  可可是个好孩子,立刻回答,“我们就是”。

  男子怔了怔,勉强一笑,“小妹妹,别闹,你们才多少人,我们学院招生至少千人”。

  佐拉昂首,“就是我们,你是这里的老生?”。

  男子脸皮抽了抽,突然大喊,“观雨导师,是不是搞错了,怎么才这么点人,可爱的学弟呢?萌萌的学妹呢?哪去了?”。

  “闭嘴,此次考核通过者十二,就这么多”雨幕传来大喝。

男子脸色悲苦,“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第十院真的落魄到这种程度?只有十二个人通过考核?悲哀啊”。

  米雪儿眉头皱起,“学长,请说正事”。

  男子叹息,一副被打击到的>罗方两家也算是旧相识了,罗倩上学的时候也把方棠往家里带过,所以裸老爷子并不惊讶方棠的到来,反而是看到了张成以后颇为激动。

“没想到你小子也来看我了!”说说罢甚至还亲密的搂过了张成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小子,你那个江春波笔筒没出手吧!”

“自然是给您留着的,您就放心好了,而且我今天还给您带了别样的宝贝来!”说着张成还挑了挑眉。

要不然怎么说罗鹤年这么喜欢他呢!自己那儿子和孙女总是一本正经的,一点意思也没有,把他搞得就好像退休就丧失活着的能力一样,张成就不一样了,好玩的要命!

看着罗倩喜气洋洋的抱着一个脏兮兮的瓷瓶,她还穿着白色媳妇,罗老忍不住念叨:“你这脏了衣服,嗯?这是什么玩意儿?”

罗鹤年最疼爱这个宝贝外孙女,对于她的教育而言那几乎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罗倩都能看出这瓷瓶的宝贵支出,罗老自然就敲定了他的价值。

“除了这些,还有这个。”等到他们走进了室内以后,张成才把那画轴给打开。

“哼,我就知道他搞出这么多事情,多半就是为了讨好罗老。”吴越脸色不善,这张成该不会也是对有罗倩有意思,所以……

张成和罗老一起端详着那幅画,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画纸和装裱用的绫子,,

罗老倒是没觉得这画轴有什么特别指出,想了一会,甚至还有那么一点担心,缓缓开口:”小子,你这次……好像走了眼啊!” 

不会的,张成可以确定,因为他摸这幅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上面的不对劲之处,

吴越本来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张成这次是自取其辱,他也不在多言。

“这幅画有问题!”罗倩原本是在安静的看着,却突然开口,但这完全是她无意识的一句话,说完之后,看着大家都在看他,自己都下了一跳。

在自己爷爷这样的大家面前眉没头没脑的说出这种话来,是非常失礼的事情。

再说她还不知道张成到底是什么水平这样说会不会得罪人家。

张成点了点头,开口一声“嗯。”

因为仔仔细细的观察一番以后,他也发现了那问题,所谓“一叶障目”恐怕正是如此了。

“咱们把这幅画给拿起来。”

等到整张画展示给众人的时候,方棠表示这怎么看都是一副普通的民国作品,不值钱的,但是罗老却扶了扶眼镜,他明白张成的意思。

因为这幅画的边缘是最为顶级的绫子,裱工也是超凡脱俗的,简单来说就是一副普通的画绝对不值得人家这样这样保存。

“说不定是有钱人家,不懂这画的价值所以给装裱了起来?”

“不会!”罗倩和张成异口同声,对视之间,罗倩看着张成眼中闪烁过一道惊奇的光。

罗老没有说话,表示自己认同了张成的观点,虽然他和张成只是两面之缘,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张成的水平不差,而且能注意到一般人遗漏的地方。

只张成因为得到了罗老的认可,顿时有了一些信心,更仔细的摸索着这幅画里的玄机。

几乎和罗老同时意识到其中的缘由,张成语气坚定道:“这幅画,是双层画中画!”

听完了张成的话,罗老的眼镜亮了起来,随后看了一看罗倩,她却摇了摇头。

方棠虽然不知道张成在说什么,但是如果是画中画,那么肯定就需要小刀。

张成不停地摸索着整幅画的背面。

“这是有花成绫。”张成的意思就是这个花绫的表面采用的是斜纹组织或斜纹地提花组织,这是江浙一带以桑蚕丝制作而成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绫子轻薄、绵软,而且对着强光可以看到上面的花纹!

听到张成的话,罗倩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随机看了罗老一眼,看到罗老点了点头,她才接过方棠手里的小刀,轻手轻脚的用小刀找寻着下刀的地方。

梦星楼五楼的一个房间外站着几波人,这里面有陪夜阳从葬神山一路走来的严家兄妹,有跟夜阳从小就不对付的威远将军府世子唐延,有在夜阳手下吃瘪的武陵城武家兄妹,还有一个对夜阳有着说不清道不明感觉的苏璃大小姐。

白瑾和夜阳进到这个房间已经过去五天时间。这五天以来,严展始终每天都守在房间的门口,其他人几乎也每天都会来门口看看并等上一会。

此时在梦星楼一个挂有“鸢尾”牌匾的房间里,梦星儿品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然后将茶盏缓缓放到茶桌上,一旁的络幽熟练的为梦星儿的茶盏再次蓄满。

“姐姐,这个五天都要过去了,夜世子他…”

络幽摆弄着桌上的茶具,轻声说到。

“你不好奇大都那边竟然一点动静都没吗?”

梦星儿抿了一口茶,看着络幽笑着反问到。

络幽愕然,她一直关注夜阳的死活,反倒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情况,那就是五天过去,无论是骁勇将军府,还是南芜战宗,包括外界竟然都没有一点异常反应,这显然不是正常的现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夜世子身在栖云城的事情骁勇将军府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甚至可能都不清楚夜世子的行踪。”

梦星儿自顾自的继续说到:“还有,南芜战宗必然已经知道这次太子逃过一难,而误杀了骁勇将军府世子,为防止事情败露而招惹到皇帝与夜老将军,他们最近不得不龟缩起来,静观其变。”

络幽听言,不禁心中一惊。按照梦星儿的分析,那么不管夜阳是死是活,后面必将掀起不小的风浪。夜阳一旦死了,那么骁勇将军府势必迟早要找太子算账,就算太子金沐风说出实情,只要南芜战宗拒不承认,骁勇将军也没任何办法,最后危害的还是太子金沐风的地位;如果夜阳未死,南芜战宗为防治露出马脚,必然会派人铲除夜阳,同时一并解决太子金沐风,届时梦星楼作为知情者也未必能独善其身。

“姐姐,宗门有什么消息吗?”

想到兹事体大,络幽不得不关心起宗门的态度。

“呵呵!宗门让我们也静观其变…”

梦星儿轻笑着回答。她品了一口茶继续说到:“宗门看的远呐!也许南芜战宗和宗门一样,说不定都在等着夜阳身后的势力站出来呢!”

“夜世子身后的势力?他身后的势力难道不止骁勇将军府?”

此时的络幽哪还有一贯的平静泰然,梦星儿的一席话,将她惊得跟一个好奇宝宝似的。

“也许…”

梦星儿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

“进来!”

络幽恢复平静,朝门口说到。

一个女孩进到房间里,朝着梦星儿行了个礼,然后说到:“掌柜的,夜世子他,他出来了!”

“你说什么?”

梦星儿猛得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看着女孩大声问到。此时的她哪有一开始的从容。

络幽也被女孩的话给惊到,五天之前夜阳明明就剩一口气吊着,能救活已然就是奇迹,而且后半生基本也是生活不能自理,这怎么就出来了呢?

“什么出来了?他怎么出来的?”

络幽急忙追问。

“他,他,他自己走出来的!”

女孩被梦星儿和络幽的反应给吓到,说话不由得有些结巴起来。只是她话音刚落,一股香风便从身边吹过,女孩发现梦星儿已经消失在房间里。

五楼白瑾房间门口的走道上此时有些热闹。严展、严小语、唐延等人正围着一身白衣的少年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这个少年长得眉清目秀,脸上轮廓分明,俨然一副翩翩君子样。

“夜阳,这是你吗?”

唐延有些不可置信的边说,边不停在夜阳的身上摸着捏着。

“夜兄弟,你认识我是谁吗?”

严展也在一边试探性的问到。

“喂喂喂,小白脸你真的到结丹期了吗?”

严小语更是直接问出自己的不解。

“哎呀…是我,我就是夜阳啊!”

白衣少年无奈的回答,他被几人缠得有些无语,继续说到:“唐延,我警告你,你再摸我,我就把你小时候的糗事说出来!还有严兄,你也管管你妹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整天‘喂喂喂’的,今后怎么嫁人啊!”

几人被夜阳这么一说,反应最快的是唐延,他立即抽回手来,开玩笑,要是夜阳这小子真把自己小时候的糗事说出来,他这个堂堂的威远将军府世子今后还怎么混,同时他也确定眼前这厮是夜阳无疑。严展也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损他妹妹的语气错不了。严小语则是亦然不解,凭什么这牲口睡了五天就从一点玄力都没有,一下就到

……

黑龙腾空之际,云海滔滔如怒浪翻云。

一时间天色灰暗了下来,即便是这10个太阳,受这重重云海的阻隔,照射到地面的光线也变得微弱了许多,终于达到了路正行能够承受的程度。

老者见状大骇,他竟在天际之外惊叫:“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从没有想到这黑龙令竟然在幻象中依然能多云不雨,这让他无比的震撼,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猛然间,他想起了那个从冥界逃亡之人,那人应该已经......

”楚留香努力克制着,道:救出来的.这个箱子本来已这简直令楚留香运气都透不过来杀麻锋的时候,并没有用孔雀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内门弟子考核提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神修行录

苏俏

魔神修行录

大高手

魔神修行录

十月微微凉

魔神修行录

英霆

魔神修行录

彼方极夜

魔神修行录

虚度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