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共济会》。

骂完之后,范无救终于想起自己似乎不应该说话,于是又闭上了嘴。

灯火透亮的卧室里顿时陷入了久违的沉寂。

可柴静心里清楚,这种沉寂并不代表祥和与安宁。

墙边杨念桐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和女儿之间显然已经没有了回环的余地。她们之间的矛盾再不可能像以前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被敷衍过去。

对此,柴静并不如何意外。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其实从很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天。

就像杨晓丽刚才说的,如今的现状,不过是冷眼旁观的神明终于看不下去,对他们所作所为所采取的报复式的回应罢了。

只是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信女明明那么多次地向您祈求,只是卑微地希望这一天能晚一点到来,但您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即便我生来有罪,但为何又要让我的女儿参与到对我的审判当中?

我知道我的一生罪恶而污秽,可我已经年过半百,生命的旅程走过了大半,哪怕就此终结,似乎也不算很亏。

可她才不到三十岁啊。

她的人生除去懵懂青涩的前二十年,不过刚刚开始罢了。

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你为何如此狠心?

头一次,柴静对自己所尊崇的神明产生了质疑。

可是她现下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杨晓丽从刚才恶心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看着她冷冷的笑道:“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人渣,这种感觉很难受吧。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在你之前知道的这一点。”

“啊?”柴静失声惊呼一声。

“七岁,一年级,我亲眼看着他把别人拉进了厕所隔间。”

柴静只能将手指放入嘴中咬住,才可以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对了,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柴静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杨晓丽。

杨晓丽忽然笑了:“是杨大伟,杨根生叔叔家的杨大伟。”

柴静没有太过于震惊。因为事到如今,她再怎么震惊又能如何?

还不是于事无补。

“所以他当初和杨根生一家闹掰了,并非是杨大伟调皮捣蛋,不服他的管教……”

杨晓丽喃喃道:“是啊,当初他就是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而大伟哥呢?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罢了。所以当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谁又会去在乎一个几岁的孩子说些什么呢?”

说完,她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类在很多时候,真是种异常愚蠢的生物。

明明拥有很七种感觉能力,视觉、听觉、嗅觉、肤觉、味觉、平衡觉、运动觉,由此共同协作感知这个世界的一切。但在日常生活中,对于大部分正常人来说,用的最多的感觉是视觉。其比重之大,甚至可以比肩其他感觉之和。

所以才会出现人类是种视觉动物的论调。

这种论调当然有失偏颇,可它在很多时候却又总是对的。

至少在杨晓丽所认识的人里,大部分都适用这个论调。

在面对矛盾与冲突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第一时间用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矛盾与冲突。

一个成年人与一个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是成年人是对的,孩子是错的。

一个好孩子和坏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好孩子是对的,坏孩子在说谎。

一个警察和一个小偷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警察是对的,而小偷在说谎。

一个英俊的人和一个丑陋的人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帅哥是对的,而丑鬼在说谎。

这一点经过延伸,便发展成了经典的“三观跟着五官跑”。

杨晓丽有时候听着办公室里的年轻同事聊起最近看的热剧,发现他们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人物的善恶或者剧情如何如何,而是到底哪个角色更好看行为跟洒脱率性。

即便这个角色杀人无数,恶贯满盈,但只要他够帅,就会有很多人粉他,而且若是编剧良心发现,结局时给这个反派安排上一段洗白剧情,那他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成为所有人的英雄。

每当这个时候,杨晓丽总想插进去,问一下他们是否会在乎那些因为这些个反派身死魂消或是家破人亡的受害者怎么想,可是一直没有成功。

一是因为没有勇气。

她觉得自己如果问出来了,大概率会变成一个人群中的异类,而后被人群孤立起来。

众所周知的,人类很擅长这种事,哪怕只是一个三个人的小群体,也大概率发生两个人联合而排斥第三个人的情况。

而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大学里的四人寝室。如果你试图去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就会发现,这绝对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而如果遇到的事情多一些,鬼知道这四个人究竟会发展出多少个小团体。

二是觉得没有必要。

因为那些人往往在乎的就是这个角色甚至是演员长的帅不帅。

这其实也是现在很多年轻粉丝的通病。

只要自己的偶像长得够帅,那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单纯只靠脸吃饭。

不会唱歌,没关系。不会跳舞,没关系。没有演技,没关系。

当你喜欢一个人,你会忍不住地想去接近他,去了解他。为此,你做出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只会越来越超出想象。比如说,为他去接近一个人们避之不及的人。

唐晓园觉得现在的自己很新鲜,很特别,但她不讨厌这种感觉。就像是她不讨厌黎霏一样。

“突然有点想变坏。”

敲着厚厚的键盘,随着声音落下,她在自己的小空间里写下了这段话。然后,一笔一画地写着一个名字。

突然就有了心事。

其实有些羡慕黎霏,可以那样明目张胆地去喜欢一个人,敢去告诉全世界她喜欢谁。可她不敢,她是一个胆小鬼。

在那个晚上过后,唐晓园开始写信。至少,做一些改变吧,去悄悄地诉说自己,让那个人离自己近那么一点点也好,至少要做些什么吧。

她开始写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讲述自己的猫,养的花,喜欢的东西,这些合起来就是她。她没有留下姓名,当然也不敢。一封又一封匿名的信投入信箱,说不清楚想要有所回音还是不想,但她很开心这样。至少他可以脑子里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也许有一天她就会鼓起勇气去说出来吧。

……

“白慕。”

白慕取下耳机,转头看去。穿着绿色超短裙和白色吊带的女生大步走来,带来一阵说不清楚的味道。“你知道吗,有人喜欢你,她叫唐晓园,一年级,好好珍惜她的喜欢!”

原来也是这样。黎霏在和好学生分手后通过别的方式让好学生知道了唐晓园的心意,但好学生已经喜欢上黎霏了,自然不会喜欢,对于那些有些莫名其妙的信件自然也不感兴趣,因此直截了当地找到了唐晓园,并且告诉她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上她的。

这样的伤害唐晓园自然是难受的。这时全兴晔看到了这一幕,直接在好学生说完那些话后给了他一拳,俩人扭打在一起并且引来了家长,唐晓园的少女心思就那样被曝光在大众眼下。

家长的失望,心上人厌恶的眼神都让她感到窒息。直到她在得知了好朋友不久人世的信息后猛地惊醒,扑过去看到了黎霏最后一眼,便和她彻底分开,关于她的一切也渐渐了解。

这时候全兴晔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坐火车离开。家长都知道他一直在打工攒钱买一部手机给心上人,而那部手机在他踏上火车后悄悄给了唐晓园,在得知了全兴晔的心意后唐晓园骤然落泪。

然而,在上大学遇到已经堕落不断向她借钱的好学生后,她因为太过窘迫而只能向全兴晔借钱,这位也能称得上是苦悲男配了,得不到还得为了喜欢的人去啃馒头,唉。一番深情注定得不到回应,也不敢得到,很像苦情剧中的男主设定。

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什么办法呢。也许人们对喜欢自己的兴趣不大,更感兴趣不喜欢自己的吧。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

唐晓园收到了一封信。

“谢谢你的来信。我想你是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吧,希望你能成为更好的自己。既然你写了这么多,我也写写我好了。我是处女座,有一点完美主义,有一点洁癖,有一点收集控。我喜欢很多美好的事物和人,也希望自己能一直是最喜欢的模样。我想,你也是这样希望的吧。有人给自己写信,是很幸福的感觉。”

她颤抖着打开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字说不上好看,但还算清晰,认真地去写在了纸上。没有去好奇她是谁,为什么要写这些信,而是认真地说了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很开心知道了更多那个人的事情,好像就离他更近了一些。很开心他是那样的好,那样的温柔,让她内心是那样的柔软。

抱着薄薄的信纸,有一种被填满的感觉。唐晓园安静地坐了很久,然后将每个字都打到了屏幕上,点击发送。

她的小小空间里,又多了一段话。不需要有人看,因为这些都记录着她自己,是给自己看的。

十七岁的自己,是这样的。

……

“知道了。”

黎霏愣了一愣,微微皱眉:“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知道了?”

白慕笑了笑:“我说,我知道这件事了。还有,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黎霏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喜欢上我了吗?”

突然有点心虚。

“是的。”白慕微笑着:“不过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喜欢有很多种,像是我喜欢樱木花道,我喜欢弹吉他,这些都是喜欢。虽然你之前一直有表白,但想来这种喜欢也不是那种迫切地想要在一起的男女之间的喜欢吧,不如做朋友好了。”

黎霏轻哼一声:“没想到你没有啊,这倒让我有点感兴趣了。”

白慕只是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黎霏,你是个很好的女孩。”

黎霏撇撇嘴:“你这话说的真是无厘头。我饿了,先走了。还有,你小心点那个李扬,看样子他对你不怀好意呢。”

白慕顿了顿,然后展颜一笑:“好,谢了。”

……

黎霏小时候经常憧憬着母亲的到来。在看到其他小朋友被父母带着去玩的时候,她也是羡慕的,向往的。

南宫平道:果然不出你所料,深善,霍天青既然已决心求死,想

一灰一蓝,两道袍影,如离弦之箭,飞驰在羊肠小道上。

楚翠山用了八成力道,旁边的龙青云面不红气不喘,始终与自己并排飞驰。这激起了楚翠山冲天豪气,提起十成力道,疾驰的身躯愈发地迅捷。

龙青云面色淡定,随之提气,隐隐有超越之势,但步履始终和楚翠山并列,面不改色,呼吸匀称,似乎还蓄有余力。

楚翠山暗暗心惊,这龙青云小小年纪,居然内力如此醇厚,神态如此轻松淡定,显然并没有用尽全力,不免心生折服:

“此子不仅胸怀韬略,而且武学惊人,实乃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假以时日必定耀眼于南雍,自己大儿子楚昭龙已算是人中龙凤,比起龙青云,就犹如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

一盏茶功夫。

形圆似轮的北沦山,映入眼帘。虽然山峰不是高大挺拔,但峰峦叠嶂,自有巍峨的气魄。

龙青云目光如炬,远远望去,小道尽头临海处,似乎有人头攒动。

龙青云放缓“踏雪无踪”,掩身于路边一棵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后,楚翠山也随之慢了下来,伫立龙青云旁侧。

龙青云一脸肃穆,沉声道:

“楚前辈,前面有六七个黑袍汉子,神情警觉,应该是敌人设置的拦阻点。此处只有几人蹲守,估计也是以防万一。看来我们预估的不错,镇海口才是敌人设防的重点。”

楚翠山应声道:“龙兄弟说的不错,想我萃宝斋一向在水上纵横游弋,对方万万不会想到我们会另辟蹊径,借道此北沦山。”

龙青云谦逊有礼道:“我从左侧,先打头阵,你随后右侧,隐身人群中,以备不时之需。”

说完,龙青云倏地一闪,身形之快,比刚才似乎快了很多。

小道尽头临海处,六七个黑衣汉子正凝神以待注视着周边可疑人群,生怕错过一丝蛛丝马迹。

为首的是一个马脸高鼻的黑袍男子,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龙青云所在的小道。

舟山岛和这里隔海相望,这里是使向舟山岛的一个小型渡口,海岸边散落着十几艘船只。

龙青云刚到达小道尽头,马脸高鼻汉子二话不说,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刀就劈了过来。

正是刀法中的“力劈华山”,此招力大无比,有雷霆万钧之势。龙青云来不及拔出龙泉宝剑,举鞘一挡。

只听“铛”地一声。

马脸高鼻汉子后退了三步,龙青云后退了一步。

马脸汉子满脸惊诧,心忖:“看来遇到狠茬子,这人必定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兴奋:“要等的人终于来了”,但更多的是惊恐:“此人武功如此之高,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

马脸高鼻汉子高声道:“你可是萃宝斋的人?”语气强悍,但明显是色厉内荏。

听到“萃宝斋”三个字,七八个黑衣汉子蓦地围了过来。

龙青云拔出龙泉宝剑,朝马脸高鼻汉子咽喉一指,赫然是“破天一剑”中的“风卷残云,剑势凌厉迅捷,魄力沉雄。

马脸高鼻汉子,似乎知道此招厉害,电光火石间,侧身一闪,饶是如此,左肩也被龙泉宝剑刺出一经没的选了,你就等着死吧。

琼丽 很识相地向院子的一个角落躲了过去,她觉得是非之地自己还是躲远一些好,免得在这里碍眼。

院门推开,路正行眼前一亮,进来的居然是七八位女子,被庸处在中间的是一位中年妇女,雍容华贵,竟然是一身古装,只不过她周围着其他几个女子却穿着很随意,也很为现代。

那些人一进门儿,姚云便笑着喊道:“姨妈们好,我就不一一行礼了!”

姚云的众姨妈只是向姚云点头示意,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站成了一排,颇为整齐。

不过从这些人进院来的动作身形来看,显然个个修为都不低。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恶虎害怕群“娘”。

路正行意识到这恐怕就是姚云所说的他的几个姨妈,路正行立刻挤出了几分笑容,准备搭讪两句。

却没想到那站在正中间的的中年妇人训斥道:“你这个薄情男子,想对我家云儿始乱终弃吗?”

其他几个女子也是随声附和,众口铄金,何况路正行现在还并不是金属打造。

路正行实在是想不通我什么时候乱了,我又什么时候弃了,我认识这小妖孽才不到一天的功夫啊。

路正行连忙极其谦卑地解释道:“各位天仙美女在上,在下路正行接触姚云也不过就一天多的功夫,绝没有什么苟且之事,请各位不要多心!”

路正行之所以使用出这样的言词和腔调,那完全是因为那中年妇女一身古装,路正行觉得在这种状况下,说这样的话更合时宜显得更为匹配。

旁边一个只有20多岁的女子穿着一身牛仔劲装训斥路正行道:“看你油腔滑调就不是个好鸟,还说没有始乱终弃,让一个14个岁的小女孩管你叫夫君哥哥,还拉拉扯扯的,没有问题才怪呢!”

还没等路正行开口辩解,其他几人便也说了起来:

“按照法律规定,这可是猥亵未成年少女,这属于性侵,这是要判刑的……”

“ 对对对,他这是犯法,这是犯罪,这是对未成年少女的侵害得让他赔钱,进行精神损失赔偿……”

一时间中女子七嘴八舌,路正行都听不清谁在说什么,总而言之,他明白自己是死定了,自己完全可能被这些唾沫彻底淹死,从而永世不得翻身,并且还得被踏上上很多只高跟儿鞋之类的。

一时间小院儿里莺歌燕语,热闹非凡,琼丽往墙角儿又躲了躲,她实在不希望任何人能看到自己,她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这些人撕成碎片。

因为琼丽感到这些人的修为似乎比刚才那个黑衣人也低不到哪去,显然此时众人并没有注意到她。

路正行自然是此时唯一的焦点,而站在她旁边的姚云却似乎置身事外及其独立,显得很悠然,似乎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路正行低下了他本就不太高贵的头颅,任人批评,他决定什么也不解释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共济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广林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玻璃豆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博陵先生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不败小生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小小之植物

鸡助系统要你何用

封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