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订婚》。

,以求其自异于庸俗,不知其名则是,而其意则非以前见过他的人,绝对想不到他也会变得如此狼狈,如此憔悴

村庄的上空是大大的月亮,所以黑鬼可以肆无忌惮,因为现在是他最强的时候。

鬼晋很聪明,他不仅弄散了月璃三人,而且还弄散了伏妖师和武星岚两人。

本来一个很小的村子,却让五人走散,而且还各自找不到对方。

若是廖沉的话,只要发现不了鬼晋的具体位置,那么他就不知道真正该跟紧谁,然而最终抉择后他决定跟着伏妖师。

可是那鬼晋还真是狡诈,竟先对武星岚下手!

廖沉站在屋顶,苍老的身姿突然转向一处,然后凝视着那里,突然消失在了原地,速度极快的掠向前方,这是在黑夜,所以看的不是很清,若是在白天的话,根本不会想到这样一个老骨头竟然能够这么的身形灵敏!

跑着的黄衣道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屋顶,他知道廖沉在跟着他,而他也正是为了将他引的更远些,离他那孙子更远些,也所幸那黑鬼并没有选择先对他出手。

黄衣道人转身看向一处,然后下一刻便消失在了那里,那速度看起来竟要快过廖沉,难不成他在隐藏实力?

在此时武星岚的身体周围是两把长剑,在那奋力向他刺来,不过鬼晋还是小瞧了这位曾经一直站榜青年第一的人了。

若是等爷爷廖沉过来,那么能将那鬼晋给擒住,只要他不逃走,爷爷若是不来的话,那么他也能撑住,等着爷爷过来。

他看着眼前那两把长剑,虽然没有凝聚聚灵塔,也没有融合守潭灵,但他敢确定,这就是汇灵!塔层内所汇之灵,又被称为汇灵。

只要这两把剑所在的塔层现在依旧是凡介层,那么对武星岚的威胁就并不是很大,这可是他刚刚才学到的知识。

鬼晋的身影没有看到,不知道他躲在何处。

在此时村庄外的不远处,月璃正迅速的奔跑,然而突然停了下来,在此时他身前的空中,弥漫着强大的灵力。

月璃拔出了剑,当想要出手时,对方发出了声音。

“小兄弟来了。”

听到声音之后,月璃突然停住,然后放松了警惕,看来这伏妖师还没有被鬼晋给抓住。

“道长在这做什么?”月璃感受着那灵力波动,感觉奇怪,于是问道。

在此时黄衣道人的面前是那个鼎,此时变得很大,在那鼎的周围有着奇怪的阵法符文,似乎是这伏妖器的特殊能力。

“我在捉妖。”

“捉妖?”

黄衣道人见那月璃除了疑惑也没有反应,于是问道:“小兄弟的家乡不在中三洲吧?”

月璃愣了住,这人是怎么猜到的?难不成这双眼睛就这么神奇?他说只是略习星辰术法,可是这能力已经不像是只习了一点儿啊!

月璃轻轻点了点头道:“没错。”

黄衣道人听了后眉头一皱,然后翻手的同时,他身前那鼎也跟着翻身,鼎口朝向了月璃。

“给我现身!”黄衣道人喊道。

一道黄色光芒朝着月璃射来,月璃站在那里,只感觉到身体的表面突然很热,然后便没有其他感觉。

黄衣道人再次眉头紧皱。

“怎么回事?”

月璃有些疑惑,问道:“道长在做什么?”

黄衣道人问道:“你到底来自哪里?”

月璃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问,但还是告诉了他,“天下之东,东稻洲。”

“为何你身上有妖气?”黄衣道人问道。

“妖气?”月璃满是疑惑,自己身上有妖气?难不成这伏妖师此时正在试图收了自己?

黄衣道人说道:“刚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你身上的妖气,只是不大,而且伏妖铃也没有响,可见你隐藏的很深,但我现在要将你擒住时,这伏妖鼎竟不起任何作用,这是为何?”

月璃道:“我想道长是搞错了吧,我家乡在东稻洲,但我并非东稻洲而来的妖,我是一个人。”

“那你身上为何会有妖气?”

月璃道:“妖气?我怎么不知道?我想道长一定是搞错了。”

那黄衣道人听了之后,不知该如何是好,在那犹豫要不要就此作罢?伏妖器只对妖物有用,可这小子身上明明有妖气,可是却不起任何的作用,难不成真是自己搞错了?

黄衣道人收回了那只鼎,然后快速的来到了月璃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妖气依旧在,你若是说你并非妖物,我不能完全相信,但是我现在没有证据,也不会完全揭穿你,等哪日你暴露了,便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月璃无奈,说道:“道长随意。”

黄衣道人哼了一声,然后转过了身。

“你去哪?”

“除你之外,这里还有一只妖,先收了它再说。”黄衣道人说道。

“不可!”月璃想要拦住他,但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这人真的在隐藏实力!

那伏妖师离开之后,月璃赶紧动身离开,本来是鬼晋来找伏妖师的麻烦,可没想到这伏妖师竟主动去找麻烦。

月璃加快了步伐,必须得赶上他,不然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在此时武星岚的四周,那两把剑没有了,消失不见了,武星岚望着四周,生怕再有其他花招。

步未点了点头。

  “我也会超能力哦。”

  步未惊讶的看着友利,道:“哦?真的吗?友利姐也是超人吗?”

  友利嘿嘿一笑道:“步未,你瞧好了。”

  友利发动超能力,接着在步未的视线范围里隐身了。

  步未震惊的捂着小嘴,道:“友利姐,你隐身了吗?”

  友利拍了拍步未的肩膀,笑道:“步未,我在这里!”

  步未一转头看到友利蹲在身后,顿时惊喜的道:“友利姐,你还真是超人啊!”

  友利哈哈一笑,揉了揉步未的脑袋,道:“步未酱可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哦,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嗯嗯!”

  步未酱小脑袋像个拨浪鼓似的点头,生怕友利不相信他。

  妹控少年端着纸箱子站在门口,嘴角微微抽搐。

  在他的视线里,友利只是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了步未的身后而已。

  他很想吐槽:“超能力可以随便给别人看的吗?你给别人看我都无所谓,能不能不要给步未看啊!”

  站在大厅摸鱼的林宇,看到乙坂有宇微微抽搐的侧脸,顿时不屑道:“瞧瞧这个死妹控,真是太恶心了!”

  林宇倒是没有说的太大声,乙坂有宇也没有听见。

  不然又是一顿争吵。

  “如果是来玩的,就快点给我回去!”

  看到友利这女人还想跟步未玩游戏,乙坂有宇终于忍不住的说道。

  友利道:“okok!”

  友利转头对乙坂步未吐槽道:“你哥哥还真是可怕呢,明明人家是来帮忙的……”

  乙坂有宇:翻白眼。

  ……

  都弄完了之后,差不多5点半了。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友利说道。

  林宇一脸轻松的站在友利的身后,相反乙坂有宇倒是出了一身的汗,累个不轻。

  “回去了吗?晚饭已经做好了,不如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再回去吧?”

  乙坂步未真挚的挽留道。

  友利还没说话,乙坂有宇就插话道:“没有四人份的餐具。”

  友利道:“好像是这样呢。”

  乙坂步未失落的低下了头。

  “没关系!”

  友利温柔的摸着步未的头,笑道:“还会再见的,下次一起吃也不迟。”

  “嗯!”

  乙坂步未开心的点了点头。

  妹控乙坂有宇是嫉妒的不行。

  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银头发的大姐姐,又漂亮又风趣,要是给她当姐姐就好了!

  乙坂步未看着离开的友利想道。

  “啊,终于忙完了。”

  下了楼,回三栋的路上,林宇装作一副累的不行的模样,为表示很真实,林宇还特地解开了两个扣子。

  友利白了林宇一眼,看的林宇怦然心动。

  友利道:“赶紧走,去拿西装下来给我。”

  “啊,你不上去啊?”

  林宇疑惑道。

  友利道:“不了,给别人看到,影响不好!”

  林宇道:“没有啊,我昨天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看到。”

  友利道:“那也不去,我懒得跑,反正你还得去我那拿你的校服。”

  说到这,林宇道:“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我钱包你没和校服一起洗吧?”

  友利摇头道:“没有,我拿出来了,本来下午过来的时候,想给你带过来的,放桌上忘记了。”

  “没洗就好。”

  林宇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放在手机店没有去拿,连忙道:“友利,现在几点了?”

  友利看了看相机道:“5点40,怎么了?”

  林宇道:“我手机放在修理店还没有去拿呢!”

  “不知道几点开门的,要不你自己上去拿衣服?”

  林宇着急的说道,话说他答应了昨天就加白柳弓的line的,没想到拖到了现在还没有加!

  “好吧,我自己去拿。”

  “诺,钥匙给你。”

  林宇将钥匙递给友利,就匆忙的跑了出去。

  手机店离学校不是很远,林宇昨天回来的时候走了大概十几二十分钟就到了,林宇顺着记忆沿着路找了过去。

  在走了快二十分钟的时候,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也一个个的亮了起来,犹如一位位尽职尽责的战士屹立在街道两旁,散发着昏暗的光芒。就在林宇找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林宇终于看到了那家熟悉的御坂手机店!

  店里还往外散发着光亮。

  还没关门。

  呼。

  林宇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进去。

  一眼过去却没有看到一个人。

  店里空荡荡的有些安静,店里的灯却开着。

  可能在里面那个房间里吧。

  林宇心想,走到柜台前,望着帘布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大叔?”

  没有一个人回应他,林宇有些懵逼,在柜台上一扫,不一会儿就从杂乱的桌面上看到了自己的手机。

  林宇眼睛一亮,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发现手机不仅充满了100%的电,密码也被重置了,让林宇惊讶的是,里面的数据也没有丢失,林宇还以为手机会被刷机呢。

不想被她们看到自己沾满血腥的双手。

要不然,以后摸她们胸的时候,她们会有心理阴影。

问了半天都没有任何结果,唐芊芊和于雯只能无奈放弃。

刚到唐氏集团,林肖就接到了秃鹫打来的电话。

之前林肖在白洲己“老毛病了,这么多年不都过过来了吗?”

吴响自小都很崇拜自家哥哥,但唯有一点,自家哥哥喜欢多愁善感,每次他开始感怀春秋的时候,他都会有点无力吐槽的感觉。

吴念转头对着吴响叹了口气道“看来如今是不得不下山了。”吴响乖巧地点了点头。

孙秀青脸上阵红阵青,突然咬了痛耶?”答曰:“非为痛身体发之罪于王之侧,其愚心躲在那里等我?屠娇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订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草芥之站着长大

律画卿

草芥之站着长大

纷纷和光

草芥之站着长大

MS芙子

草芥之站着长大

扶华

草芥之站着长大

倾云之恋

草芥之站着长大

一颗甜樱桃